上海一老小區,兩個月里推動14棟居民樓加裝電梯,背后經歷了什么 時間:2021-05-28

eb7b935d0a9d45b58a7795ecbfd9f8a4.jpg

一個小區16棟既有多層住宅,其中具備加裝電梯條件的14棟居民樓,在短短兩個月內完成了從意愿征詢到最終簽約的全流程,這一速度讓不少等待加梯的小區都頗為羨慕。

日前,位于徐匯區長橋街道的百龍小區,就一鼓作氣實現了加裝電梯全覆蓋。值得一提的是,小區內14棟要加梯的居民樓,分別包括了一梯兩戶、三戶、四戶等不同類型,資金分攤比例和居民溝通成本均有鮮明差異,加梯過程甚至幾次差點半路“夭折”。

從“政府要我加梯”,到“我要裝電梯”,百龍小區的居民用兩個月時間,完成了其他小區幾年都無法實現的加梯全覆蓋。是什么讓這個普普通通的老小區,在加裝電梯上跑出了“百龍速度”?

真心想裝的人,言語中都有蛛絲馬跡

20185月,謝偉當選百龍居民區黨總支書記。已經在小區居住了20年的章建新很快發現,這個新來的書記看起來五大三粗,做事倒挺認真、細心。但章阿姨對謝偉的印象一直停留在此。直到今年3月,新一輪居民區換屆完成,小區開始加裝電梯的征詢,章建新發現了這位謝書記雷厲風行又相當執著的另一面。

百龍小區建于1992年,大部分居民都是1998年前后搬遷進小區,既有房屋原拆原建的“本地人”,也有從市中心動遷來的居民。小區一共18幢樓,除了2棟高層商品房,剩下的16棟多層住宅中,15號、16號居民樓經審核不符合加裝條件,遺憾地告別加梯夢。其余114號居民樓,都可加裝電梯。

ead3b760158d42389f1f9bf40812d464.jpg

百龍小區

今年是章建新搬到百龍小區的第22年。作為百龍小區的居民骨干,她還擔任過一段時間的居委會主任。章阿姨居住的4號樓為一梯四戶,如果所有居民都參與加梯,住在最高層6樓的章阿姨,需要分攤4.55萬元左右。

3月中旬,我們開始挨家挨戶上門,或者打電話征詢加梯意愿……都是鄰居嘛,一開始我們覺得溝通應該不難,事實也的確如此。”章建新作為4號樓的“加梯三人組”成員之一,主要負責溝通征詢工作。“三人組”也是長橋街道從去年疫情防控“三人組”機制中借鑒而來的工作法,每棟樓都要組成一支包含黨員、志愿者和樓組長的加梯小分隊,互為監督和證明,每一次簽約三人也都要簽字。

在實際征詢中,百龍小區加裝電梯的特點和難點也逐漸浮出水面。

首先是人戶分離情況普遍,大部分業主都“神龍不見首也不見尾”,租戶也沒有權利做主。怎么辦?章建新就每天一早到居委會,跟謝偉一起辦公,用居委會的座機打電話給不住在小區的居民業主。“用手機打,別人很難相信你,用居委會工作電話打,電話撥過去,至少大家都會接聽。”

哪怕只是在電話里,想裝電梯和不想裝電梯的意愿,也能或多或少從居民的言語中分辨出蛛絲馬跡。“遇到想裝但是有顧慮的居民,我們會詢問是否能加微信,把基本資料、初步方案和其他小區加裝成功的案例發給對方,讓居民心里大致有個底。”謝偉說。

這還只是“真心換真心”的第一步。通過第一輪為期約一周的電話和上門咨詢,整棟居民樓基本可以梳理出“堅決不同意”“不同意但有松動空間”“主要看價格”“基本同意”和“意愿強烈”這幾類。先去掉堅決不同意的居民戶數,看是否滿足專有面積三分之二的占比:不滿足,只能暫時擱置這棟樓的加裝,啟動第二輪征詢;滿足,就聯系加梯公司,制定第一版資金分攤方案。

0ec926643f8349bbb2a1ba6ae4b3c0c1.jpg

514日簽約儀式現場

熱心人也不敢太熱心,擔心“道德綁架”

真的要出錢了,之前從未預料到的問題,開始接二連三地出現了。

“我們樓里有一戶鄰居,房子長期租給別人,一開始說同意加梯,但后來又說自己手頭沒有流動資金,于是我連夜查了政策,發現可以使用公積金加裝電梯,就馬上告訴了對方。”章建新說,參與加梯征詢不僅讓自己對各式各樣的政策都略知一二甚至滾瓜爛熟,思路也變得“活絡”了起來。

還有一戶居民原先每一輪征詢都說同意加梯,等到要簽字確認分攤金額時,對方卻突然告訴章建新:“看到有居民不同意加梯,既然這樣,那我們還是不同意、不參與了。”

雖然這戶居民的退出沒有影響到“加梯”這個最終決定,但每一戶的分攤比例卻要因此推倒重來。類似這樣的變數,章建新遇到的次數兩只手都數不過來。“可能上一版這戶人家同意,這一版修改后對方又不同意了,這樣循環往復要修改多次。”章建新說。

也有居民抱著“錢你們先分攤,我現在不參加,等到我想坐電梯了,再把錢給你們,你們把電梯卡給我就行”的想法,在征詢單上寫了“棄權”。“如果大家都這樣想,不就滿足不了法定比例,根本裝不了電梯了嗎?”類似“三個和尚沒水喝”的故事,也隨時有可能發生。

10d4cf89d85748bb84c96b459f4190f8.jpg

即使到了簽約一刻,居民們還是會仔細核對合同中的每一個細節

3月中旬啟動正式征詢,到49日成為首批簽約的4個居民樓之一,章建新所在的4號樓其實只用了短短20多天。但就是這三個多星期,讓章建新覺得自己仿佛像年輕人打游戲一樣在“練級”。

謝偉記得,今年清明小長假前,小區3號、4號、11號和12號居民樓已經確定,于49日正式進行加裝電梯簽約。45日,他趁居民們尚在假期中,人員比較齊整,開了一次確定最終細節的征詢會,小區業委會和加梯公司杭州西奧電梯現代化更新有限公司的代表也都在場。

沒想到,這次會議開得并不順利,過程甚至相當吵鬧。“居民對加梯公司最終提供的合同條款、后續維保沒有完全信任,覺得電梯公司的條款只對他們自己有利,對居民不夠貼心。”當天會議結束,謝偉一度認為,四天后的簽約只有一臺能成功。

“但是我不甘心,前面大家做這么多工作,不能就這么放棄了。”于是,兩天后,謝偉又請居民、業委會和加梯公司代表開了次會。這一次,大家的言語都緩和了許多,電梯公司經過研究,也現場表示可以讓步,修改了部分條款。

“居民心里都是想裝電梯的,但又要確保自己的權益沒有損害,這種矛盾心理很正常,居委會的工作就是要疏通化解。”

而在章建新居住的4號樓,那一戶聲稱自己暫時沒有流動資金的居民,最終在章建新的建議下寫了一張欠條,先由樓內其他居民墊付他的分攤金額,待電梯加裝成功,申領到公積金后再逐一歸還給大家。

說服鄰居寫欠條、用公積金加裝電梯,再說服其他人先墊付,這一系列過程,讓章建新也有些迷茫,自己會不會有些“道德綁架”鄰居們?“我不是沒考慮過這個問題,相反我一直在做思想斗爭,但是如果就因為一兩戶居民的猶豫,加裝電梯失敗了,那么對之前抱以希望、每次征詢都積極配合的住戶,是不是也要有個交代?”

“我能爭取一戶就要爭取一戶。”章建新說。

20fe1ab438dc4694b29c76d7dd712756.jpg

百龍小區具備加裝電梯條件的居民樓有14

要“收錢”時,問題接二連三出現了

今年67歲的屠羚居住在百龍小區11號樓,在“三人小組”中擔綱樓組長的角色。同樣是一梯四戶的居民樓,屠阿姨說她們樓里居民老齡化程度和出租率都非常高,屬于加裝電梯中典型的“雙高”居民樓。

“一樓是商戶,26樓的20戶人家,只有8戶是自住房,其余12戶都是出租戶,業主本人我們甚至從未見過。”這讓屠羚一開始對加裝電梯沒有抱任何希望。但是謝偉卻對她說,政府最高可以對加裝電梯補貼28萬元,有政策為何不嘗試一下?

于是,屠羚也和章建新一樣,開始坐進居委會辦公室,一家一家試探著打電話征詢加梯意愿。“一圈打下來,沒想到5樓、6樓都同意,這樣234樓也好辦了,因為低樓層畢竟分攤金額少一點。”屠羚馬上將加梯公司和居委會初步測算的資金分攤表發給大家。

5105d75ab9ae462cb03ae26b5962291c.jpg

要“收錢”的時候,問題接二連三地出現了——有居民說,自己不住在樓內,對待加梯是“可裝可不裝”。還有人說,“我還走得動,用不著電梯。”也有居民坦言,自己流動資金都買了理財,一下子拿不出幾萬元現款。“公積金?不好意思也用完了。”個別居民提出,電梯門正對自己家門,“可能風水不好”……

屠羚只能一家一家地“軟磨硬泡”,想辦法做思想工作。“我先跟居民說加裝電梯的好處,比如以后房價大概率是要漲的。”“再跟拿不出現金的居民說可以由其他人先墊付,之后用公積金,或是‘分期付款’還給大家。”

眼下,百龍小區49日首輪簽約的4臺電梯已經進入緊張的地勘、上報、施工方案公示階段,最快今年10月居民就可以乘坐電梯。小區架空線入地工程也借此一并推進,每棟簽約加梯的樓道,還獲得政府部門提供的10萬元資金進行“美麗樓道”改造、適老化改造。謝偉說,上述政策的同步落實,也對推進加裝電梯的簽約率有很大幫助。“畢竟大家都希望自己生活的地方越來越好。”

為加梯傾注心血的“靈魂人物”,是怎么想的?

32f77049438a428598af46b086b2f330.jpg

49日,4臺電梯首批簽約;426日,第二批7臺電梯簽約;514日,最后3臺電梯簽約,標志著百龍小區加裝電梯實現全覆蓋。

謝偉坦言,百龍小區遇到的問題和困難肯定不是最多、最突出的,但是2個月內集中、高頻地開展所有關于加裝電梯的工作,讓他感觸頗深,并總結出了幾點經驗供同行們參考。

“老舊住宅加裝電梯,最難的是缺乏牽頭推進的人,征詢協調、費用分攤、噪音擾民、施工占地等問題,都需要有人當‘潤滑劑’來溝通。”謝偉告訴記者,一般47樓中的住戶更容易出牽頭人,并且因為這些居民分攤的比例較高,溝通順利與否決定了整個加裝電梯的資金基數是否穩固。

而當小區里加梯需求較大的樓棟浮出水面后,居民區黨總支應該第一時間跟進,牽頭開展本樓棟的居民自治協商。“遇到問題,居民區書記和主任至少應該有一人出面,到居民家登門解釋和化解矛盾。”

在征詢和制定方案階段,打消居民對電梯公司不信任的方法,唯有加強協商。謝偉說,加裝電梯是一項大工程,電梯的品牌、合同、安全性、使用壽命、后期維護,都需要專門人員指導居民。電梯品牌應該由居民自己選擇,日常管理維護則由居民和物業或電梯維保單位簽訂合同,也可以由居民自治團隊協商,簽訂管理公約。“這些都是可行的辦法,具體推進時需要‘一樓一策’。”

cdc6cc6c1205474ea4b52c763adb370f.jpg

還有一大難點是人戶分離。百龍小區14棟加梯居民樓中,每棟樓都有超過三分之一的租戶,個別甚至超過半數,找到業主本人并不容易。“業主換號碼了,只能通過租客或中介公司尋找,有些房屋歷經幾手轉租,即便找到業主,對方對小區情況不了解,要做很多工作說明。”

加梯進程中,為何每一戶居民都很重要?錢,是一個非常實際而有力的證明。

章建新以自己的情況為例,第一輪方案中,家住6樓的她原本要出資5.5萬元。結果有一天,4樓一戶原本不參與加梯的居民在交物業費時,管理員旁敲側擊地詢問對方,漸漸說動了這戶居民。“當天他們就在樓道微信群里說要參加,可見物業的作用也很重要,面對不同的居民,取得他們信任的‘點’都不一樣。”最終,章建新現在的出資金額在4.8萬元左右。

愿意為加梯付出浩大精力的居民、黨員骨干,他們心中到底是怎么想的?屠羚退休前在造紙廠工作,比較熱心腸。加梯簽約后,聽到鄰居們對她說,“樓組長阿姨您真了不起,忙前忙后幫大家做了件大好事”,屠羚的心里就“老開心”的。

經歷資金分攤方案4次變化的章建新則坦言,自己幾次想放棄管加梯這件事,甚至也賭氣說過“反正我還走得動”這樣的話。但觸動她的是樓里那些幾年、十幾年都沒怎么下過樓的鄰居。

“有位住戶患有脊髓炎,十幾年沒有正常下樓,僅有的幾次還都是為了看病,打120來請人抬下樓的。”還有一位居民患有癲癇,由于體重較大,發病時叫救護車來,章建新的愛人也會幫忙一起把對方抬下樓。還有身患腦梗的居民,很久沒好好曬過太陽,真的很想裝電梯……“我想了想,都到這份上了,就厚臉皮堅持下去吧,怎么說這都是一件好事。”章建新說。

(來源:上觀新聞  記者:舒抒)




回到頂部圖片
在线视频亚洲系列中文字幕 - 视频 - 在线观看 - 影视资讯 - 乐陵网